流沙

#目前都是全職
#不定期寫寫撇撇
#主黃喻
#台灣

報平安

好像每次上來都是說抱歉, 

一直反覆出現又消失OTL

LO主我都還平安, 就是三次元挺忙, 沖淡了寫作的心情...

但我無時無刻都想著自己未完成的這坑.

差在沒有一個讓我能冷靜地敲下文字的時機.

不嫌棄的話請再等等我吧, 我說了不會坑就是不會坑的! 真的!(誰信!)

謝謝看到這裡的每一位~~

[黄喻] 宵夜吃不吃

只是个压力大产出的meat

别的文坑没弃, 我休息一阵子先练练手感(不

咿咿被屏了看看明天回不回的来QWQ


上個湯不熱 


[黄喻ABO] Defragmentation 11

#ABO,自我流设定,慎
#LO主写一半猛然惊觉一个巨大BUG
#OOC一如既往,总之慎慎慎


(11)


黄少天空下的双手也没放下, 愣愣地悬在那里握空拳,人也愣愣地盯看叶修看。

他觉得说完刚才那些话彷佛耗掉了自己所有的力气与耻力,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他脑袋有些空白,想感情真的是个超脱自己控制的东西,怎麽在自己反应过来之前都出去了,就像刚才说的话一样。

但面对那个人时却总是说不出口。


叶修受不了被黄少天用那样的眼神看,只好顺着话题说下去。

「我说…不是我要逃避问题,但我觉得你有些误会。」

黄少天皱起眉不说话,但视线总算是移开了,又好像...

[黄喻/ABO] Defragmentation 10

#黄喻,没拆没逆

#ABO+自我流设定,慎

#OOC!OOC!注意!


叶修看着黄少天,因为他突然的发话而微微皱眉。

「文州...是Omega?」他知道房间的门没关所以压低音量,即使若有人在门外也肯定不会漏听黄少天的那句话。

「你们战队的事,我怎会知道?」


叶修显然对黄少天的话感到不自在,也不解为何他会在此时此刻对自己说这些话。不论是性别还是第二性徵,对於他而言都不是太值得一提的事,但就算如此叶修也是个二十好几的成年人了,又在职业圈混了这麽久,他不至於不知道有些事情对於他人而言并不如自己所想的那麽不重要。

他还在嘉世的时候也见过训练营里的Omega发...

[黃喻/ABO] Defragmentation 09

#黄喻,不拆不逆 
#ABO+自我流设定,慎
#大概有时间轴上的小错乱,慎
#OOC什麽的是绝对的,慎慎慎
#叶神出没注意(??


在飞机上做足心理建设,好不容易建立起不靠变装就能抬头挺胸走进网吧的自信心,都还是在推开网吧大门的那一瞬间被喧腾在空间里的独属於电动宅的热络气氛给击溃了。黄少天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盖上鸭舌帽并带上能遮住半张脸的墨镜,从容就义的姿态向柜台走去。

在柜台自然不见他要找的人,只见一位收银的小妹正埋头於一张写满数字的纸奋斗着,而一位戴眼镜的青年站在她身边低着头在教导她。看来是记帐出了点问题,两人都专注於眼前的工作,没有注意到刚进店里的客人。

终於,戴眼...

關於Defragmentation的更新

先說聲抱歉,快三周沒更文了
絕對沒有要棄坑的意思,只是最近工作真的太忙回到家已爛成一灘泥(。
雖然每天工作之餘腦袋中除了YY黃喻...還是YY黃喻 (....)

不廢話了, LO主保證這周絕對會更!
感謝催文和默默等候的姑娘們,你們都是我的動力!!

等更完文,這篇會自刪XD

[黄喻/ABO] Defragmentation 08

#黄喻,不要怀疑绝对是黄喻

#ABO+自我流设定,慎

#笔者我不论是情商还是手感都下线了

#越来越OOC了我觉得好可怕,慎慎慎


第八赛季季後赛开始前,把时间往回推就是约两个月前,喻文州趁着训练的空档休了两天假。

黄少天是从徐景熙那里知道喻文州出门的事情,说他好像有些事吧回家一趟。黄少天纳闷,喻文州回家这事本不奇怪,但没跟他说一声就走很值得令他纳闷。他传过一封简讯问候,但喻文州没回。隔天喻文州就回来了,拎了一袋酥饼给他说是土产。黄少天这时才知道喻文州根本没回什麽家,他是往H市跑了。


G市与H市距离不远,飞程就两小时。喻文州就算是个宅男,也是个相对上...